解读——从旷视融资看CV企业如何进军安防


ʱ䣺2019-06-14

  传统的安防厂商怎么也想不到,在安防领域深耕多年的他们,在安防后端的市场竟会突然杀出诸如华为、旷视、商汤这样的AI企业们,且他们的野心还不止于此,伸向安防的触手居然也开始逐渐染指前端设备。从“你不得不依赖我”,变成自己尝试做做看的新竞争对手。而旷视此次融资7.5亿美元无疑也传达了个新信息:

  据,参与此次D轮融资的均为全球性的著名机构和战略投资者,包括中银集团投资有限公司(BOCGI)、阿布扎比投资局(ADIA)旗下全资子公司、麦格里集团以及工银资管(全球)有限公司。据专家预测,经过此次融资,旷视的估值将超30亿美元。

  旷视方面表示,本轮融资所获资金将主要用于进一步加强旷视在深度学习技术领域的优势,并加速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商业化了落地。此外,此笔资金还将用于招募顶级AI人才,为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并推动公司的国际化运作。说到这,明眼人已经不难看出,此次融资将成为旷视的又一个跳板,未来安防行业的技术尖端花落谁家或许又将打上一个问号。

  对于AI企业在安防行业的不断运作,今年年初,安防行业的领头羊海康、大华纷纷宣布新的战略方向,其中都包含了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要素,而做人工智能的旷视也在近几年快速布局安防行业,承包了多个城市的智慧城市项目,其研发的“天眼”系统更是履立奇功,帮助公安部门解决了一个又一个难题。可见如今的安防行业和人工智能行业可谓是“干柴对烈火”,行业融合的步伐正持续、快速的推进。

  那么今天帮尼菌以旷视为例,以点及面,看看诸如旷视这样的C企业是如何一步步走入安防的。

  诞生于2011年的旷视可以说一点都不算安防陌生人,旷视智能物联业务群组副总裁陈雪松更是一个在安防行业深耕17年的老炮,他曾表示他加入旷视的原因之一就是看好AI技术未来应用于安防行业的潜力。他表示,传统安防虽然在稳步发展但仍有很大几个值得改善的方面:

  ①使用效率低。传统安防存在信息孤岛现象,即虽然可以捕捉的信息繁多,但绝大部分都不会被利用到,最终被格式化。典型的例子就是警方对于监控的使用,在以前,警方往往只有在案件发生后才使用监控,并不能在事件发生时就及时作出反应,阻止案件发生。且使用时还要进行筛选,费时费力,极大的降低了办事效率。

  ②应用场景有限,传统安防多服务于商业领域和公共安全领域,对于很多需要安防技术的便民领域涉猎较窄,应用广泛性还有较大死角。

  ③识别能力较差,据,其实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就打算采用人脸识别技术入场,但因为识别率偏低就没有成功采用。对于人脸识别来说,没有98%以上的识别率几乎都等于空谈,而传统安防的识别率往往不能尽如人意,很多高端的应用因为识别能力有限而无法落地。

  因此,陈雪松说道,包含有AI的算法进入安防行业是安防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社会治安和智慧城市建设的要求。我们进入安防也算是顺其自然的事。

  2014年,流淌着安防血的旷视正式切入安防市场,力图用AI为安防产业带来智能及业务流程的转变。而安防和智能碰撞的火花,自此就再也没有停下来。

  我们都知道,一件成熟的安防产品是由算法、算力、和数据场景构成。www.93342.com。拥有强大的算法和制造出安防产品在实际过程中存在很大的差别。大红鹰现场报码室,对于像旷视、商汤这样进入安防行业的C(计算机视觉)企业来说,如果只有算法算力而没有实际的落地应用,那么一切无异于纸上谈兵。

  安防厂商们也深喑此道,早在互联网企业刚刚接入安防产业之初,很多安防巨头就明确的指出的互联网企业布局安防行业明显的短板:

  东方网力董事长刘光:互联网公司通过单一算法的优势获取了机会+订单并不足以对传统安防厂商产生大量的影响。因为安防产业是一个需要深度客户需求、整个销售体系、产品体系、方案的行业。

  大华研发总监郑韬:安防是从前到后、从视频获取到视频存储的一整套系统,是产品和解决方案的完整体系。智能作为其中的一环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但对于安防来说,芯片、智能测大数据或者平台方案都是大战略、大方向。很难用一种尖端技术就锁定胜局。

  宇视总工程师黄海军:从企业角度来说,C初创公司对传统安防企业确有冲击,算法是他们最大的武器。但同时,他们也存在大量的弊端,如何掌握安防行业的特殊性,才是立足安防行业的根本所在,但如果仅仅提供算法,很难与安防客户产生关联,价值不会得到充分体现,长久以往,将会被行业本身的特性拉下来。所以纯粹做算法的厂商很难存活。

  一切的一切,都剑指两个关键点,即落地应用和销售渠道,这是这些在安防行业没有底蕴积累的C企业们最难突破的难关。从历史的经验上来看,互联网公司在安防行业中往往逃不过3个结局:

  这种情况的出现有着其必然性,AI公司很难拿到传统安防企业深耕的销售渠道和机会。所以AI公司只有将他们先进的技术融入进安防产业链的后端才有可能突出重围,这也是最难的一步。能够完全凭借自身优势突围的目前业内也只有华为一家,其凭借的是多年在电信业的技术积累和强大的经济基础。对于像旷视这样的C企业来说,完全独立地来打造安防品并销售依然存在很大难度。

  但对于他们来说,肯定不甘心被收购,于是合作便成为了他们所选择的道路,通过将业内领先的算法植入到产品设备当中,运用传统安防企业强大的数据场景和销售能力,共同获利。这也是这些C企业在安防领域能够接受的道路。不过这种环境,如今已经岌岌可危。

  随着近几年C企业的不断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做跨界融合。早在去年年初,海康就宣布启动AI Cloud开放平台,布局AI产业,今年大华也紧随其后,宣布将建立大数据中心,致力于研发智能安防设备,可以说在合作过后,安防龙头们正向AI产业跃跃欲试。

  与外患同时存在的还有内忧,如今AI产业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先进的技术可能没出几个月便被竞争对手赶超,甚至面临淘汰,例如,甲骨文这样的大厂如今也面临裁员的困境。越来越多的人看出,算法的门槛正在逐渐降低,C大厂能不能保持出对于尖端技术的持有,已经画上了一个小小的问号。

  对此旷视科技安防事业部安洋说道:首先,旷视不拒绝做芯片级的算法来赋能其他传统安防厂商,让后者有能力扩大整个AI安防市场的容量;其次旷视不会仅仅充当嫁衣角色,也会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做一些事情。

  对于第二点安洋有着自己的解释:首先,旷视不会放弃保持在算法方面的绝对优势地位,在未来,安防行业能和旷视竞争的企业应当不超过两家。其次,旷视内部也深知AI只是一种工具,不能产生实际的价值、不能直接服务于用户。所以旷视会一直在这方面做出努力,更好的将AI应用于产品中,而并非在算法方面做出调整。

  首先,在传统优势的算法领域,旷视深耕其Face++技术,在2018年更是击败谷歌DeepMind和英伟达等巨头公司,斩获时空行为定位和实例视频分割双项冠军。另外,截止2017年,旷视已经在中国、美国、印度、欧洲等国家提取提交人工智能专利700多件,是人工智能行业内拥有自主权最多的企业之一。

  其次在产品方面,旷视依靠其先进的人脸识别技术,先后推出了天眼系统、天眼系统2.0、全帧全画幅人像抓拍机、智能人脸前置识别单元MegBox B1等产品。这些设备已经服务于全国各个智慧城市项目,不断创造着自己的价值。

  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天眼系统,该系统目前已经服务于全国20多个省市,协助民警抓捕了上千名逃犯。据,该系统拥有极其强大的人脸识别能力,能够一秒识别人脸并精确,平均时长不超过15分钟。堪称科幻片般强大的人脸识别能力。更有一天抓获19个在逃人员的惊人能力,收到了安防业界和警方的一致好评。

  此外,通过与常住人口库进行n:n对比,还能查出一人使用多个身份证的办假证行为。前阵子震惊全国的北大学子弑母案凶手吴谢宇被抓获正是天眼系统的手笔。其功能强劲可见一斑。

  目前,旷视已经逐渐把警方看监控收集信息这一现象逐渐“摒弃”,运用其系统的强大功能,甚至能由前端进行一键报警、智能分析、案情预警等功能,帮助警方及时更好的保障群众生活和工作的安全。如今,旷视已经成为了智慧城市建设中不可缺少的主力军之一。

  可以说AI+安防的道路,以旷视为代表的C企业,已经走出了属于自己的道路。

  总体来说,C企业目前在安防行业仍然有一定的技术优势,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传统安防巨头的转型和其他人工智能企业的加入,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地位将受到威胁。

  但对于安防产业本身来说,AI+安防的模式只会加速智慧城市的建设,对于保障人民生活安全和提供公共服务有着积极的建设意义。安防也正由被动向着主动转变,未来的人工智能将会继续扩展安防市场。而这些C企业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破局,则依旧值得我们。